Thursday, March 5, 2009

凌晨两点钟



很少会这么晚睡,
除非是有特别的理由,
就好象现在临时抱佛脚的赶功课。


今天早上睡迟没上课,
朋友转诉讲师的话:
Where is Kong?
确定他没有在台北火灾中发生什么事哦,,
(数日前台北一家酒店火灾,3名大马人身亡)


11点正,Physic期中考,
10题里头没有一题是会回答的。
坦然。
硬是写了许多废话,
充场面。
朋友问考得如何,
答曰:
有分数或没分数的差别。


上课时,有个朋友问道:
台湾漂亮吗?
答曰:
台湾美眉很漂亮。
他总结道:
台湾人缺少布,穿的很少;
马来西亚人布很多,连头都要包起来。


后天有个考试,
和一位学姐借笔记和练习答案。
她说:
你很GENG,什么都没读。
然后,很主动的为我解释,
谢谢了。


一天的回忆夹杂,
奇怪的凌晨两点钟。





8 comments:

  1. 奇怪的回忆里,还有她的身影吧?

    ReplyDelete
  2. 珽凯:

    身影??太多人,太多,太多了。。

    ReplyDelete
  3. 但有一个是让你最牵肠挂肚的

    ReplyDelete
  4. 珽凯:

    拿得起,就要放得下。

    就此而已。

    ReplyDelete
  5. 好像我回来以后也是在赶功课
    只是没有你这样辛苦
    加油吧O(∩_∩)O~~
    这次在台湾都没时间同你们好好玩
    下次再聚啦

    小白

    ReplyDelete
  6. 小白:

    对呀,你很快就已经离开了,这次到新加坡怎么没看到你呢??
    有机会真的想再和你玩玩杀手。。

    ReplyDelete
  7. 因为有考试呀没办法
    我那天早上才有空去帮忙,结果你们那么晚才到~~
    哈哈现在找不到和我一样高明的玩家了吧?真是遗憾呀

    ReplyDelete
  8. 小白:

    看来我们是有缘无分了。。
    你这么熟练的杀手的确买少见少,
    希望有机会再杀过。。

    ReplyDelete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