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9, 2009

下雨了。。


     持续了这么久的夏日,怎么突然之间下雨了?怎么心里老是觉得,这雨是为我而下的?不知道该笑不笑,怎么觉得自己这么可笑?考试只读了一小段,怎么就不想读下去?开心的事来的快,为何伤心的事来的更快?为什么一定要在失去之后,人才会懂得后悔珍惜?对不起真的有用,警察就不能去抓贼吗?


     下雨了,为什么?


     下雨了,吉屋仍旧招租中。。


      昱渊,怎么我开始喜欢上emo了?



  

吉房招租


      地点适中,距离马大20分钟脚程,10分钟车程(若不幸塞车+交通灯),5分钟摩托程的吉屋正在招收室友。目前各缺男女各一位,不求英俊亮丽,但求友善亲和。(share room)


      屋内设备堪称齐全:热水器、沙发、冰箱、完整厨具、冷气、洗衣机(刚坏了,哈哈)等等,恕无法一一尽录,四周便利店及茶餐市皆近在咫尺,外附送和蔼可亲屋友n位。房租RM160-RM180,水电网络费除外。


     治安良好,屋主新年还会给红包。对了,刚装修过,欢迎亲临验证。


     有兴趣者或任何疑问欢迎留言或电邮至khkong5197@hotmail.com

PS:冬至宝宝,不好意思啦,这么好的空头,可惜没你分,可惜可惜。。

PS2:梦雅,才想起原来我也在寻找室友。。


Monday, April 27, 2009

平靜的考試(2)



      今天考的这张试卷,叫做Basic Electronic。昨天才赶在最后一天到图书馆找了历年考卷来参考,心中浮起两个字——XX(儿童不宜)。5题里可以选择3题作答,但却可悲到连一题也不会做。


      深呼吸。。


      这是这次期末考第一次紧张,焦虑着所读的竟然完全不是所考的,担心着会踏出自己搞出来的方程式的第一步。。


     第一步:Fail
     
     第二步:Retake


     第三步:Extend


     简称 F. R. E 方程式。


     结果是耗尽了一整天在把所有相关的XYZ塞入脑袋(n approaches infinity),将睡眠时间无限度缩短(t approaches 0),然后假装信心满满的踏入考场。


     在考试前才想起一个坏消息:这科目的test(占了30%),我好像是交白卷的。对,没错,就是从台湾回来的第二天的test


     冒汗,再度深呼吸。。


    帅气的一翻,将试卷打开,心情就好像买马票之后,晚上急着买夜报看开彩成绩一样。

     开彩结果很正常,中号码没有中钱。没有买的就准准开出来,有买的不是跳字就是中3个号码。要用马票术语来形容的话,就是中全保。中的钱都不够你买一期马票。


    再一次,平静的步出考场。


    接近中午的艳阳,依旧那么刺眼。


    还有3期马票。。


Saturday, April 25, 2009

~~





       浪费时间等待一切完美配合的人,什么事都不会完成。


       最理想的行动时机就是—现在

    
       我说的—就是每一个

      还有我。





Thursday, April 23, 2009

平静的考试



     迎着清晨的微风,踏入考场。这是我的第一张试卷。随着岁月的增长,我想考试对大家来说(至少对我而言)已经渐渐成了习惯。不再紧张,不再害怕,没有期许,没有盼望。只是今早竟然还是忘了把计算机带出门,幸好出门不久之后就发觉了。(今天第一张是数学试卷)


     看着身边的朋友,有些潇洒面对考试;有些战战兢兢的,自己的心中却出奇的平静。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平静,生活不因考试的出现而起太大变化,除了必须花时间抱一抱佛脚。对成绩的关注度也不大,似乎事不关己。

     不懂是看开了,还是想歪了。


    日子还是要好好的过,明天还有一张Calculus 3。

     坦然。

     谢谢,陪我和帮我抱佛脚的你们。


    

Monday, April 20, 2009

几则笑话


    男女之间的关系很难用道理说得明白,有些男人在外呼风唤雨,回到家里头面对妻子时却又变成听话的小孩。有人会说这是怕老婆,但个人最喜欢《霍元甲》电影里头的说法:不是怕老婆,是尊重老婆。


   绷紧的考试期间,摘录几则夫妻间的笑话:


饶你一次
一个男人很怕老婆。
一天,他老婆又当著客人的面和他吵了起來,並打了他一耳光。为了面子,
男子壯著胆子大吼︰"你敢再打我一下? "
他老婆毫不犹豫地又打了一下。男子看吓不住老婆,
只得说︰" 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饶你一次吧。"



跟在家一样
妻子到监狱探望丈夫時为问︰ "亲爱的,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 就跟在家一样,哪儿也不让去,伙食也糟透了…… "



梦話
妻子关心地对丈夫說︰"老公,你近來老是说梦話,要不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丈夫驚惊慌地答道︰"不用,如果医生給我治好了这毛病,
那么我在家里的這一点点發言权都沒有了!"




Sunday, April 19, 2009

无题





我想回到从前的那个我。
潇洒,守信。


而不是现在的
不知所谓。


头痛欲裂地
醒了。


不是saiko
是真的。


Friday, April 17, 2009

围栏的高度


花时间深思问题的根源再做决定,和不停地盲目努力,是天堂和炼狱的差别。如下:


     动物园引进了一只袋鼠让游客观赏,其所处的草地筑有一米高的围栏。
  
     第二天一早,管理员发现袋鼠在围栏外活泼地蹦跳,立刻将袋鼠关进围栏,并将围栏之高度增加至二米。


     第三天一大早,管理员竟然还是围栏外发现悠然自得的袋鼠。惊讶于此景,管理员再次将围栏加高,这次加到了三米。再把袋鼠重新关进栏内。


     懊恼的管理员走后,隔邻的长颈鹿好奇地问道:“到底这围栏要就加到多高才能关得住你?”


     袋鼠耸了耸肩,答道:“很难说,也许五米,也许十米,甚至要加到一百米——如果那个管理员还是老忘了把围栏的门给锁上的话。”


shadow of the day





And the shadow of the day
Will embrace the world in grey
And the sun will set for you


Confusing what is real..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大学教育的价值


这阵子看了一些书,和大家分享一则故事:


     为了证明大学里所教授的都是一些对于日常生活毫无益处,以及认为大学教育全无必要存在,有人特地收集了一些大学生肯定答不出来的问题,汇集成一本《问题集》。


     有个人拿着这本书来拜访爱因斯坦,随口问道其中一个问题:音的速度有多快?


     爱因斯坦坦率的回答:「我不知道。但诸如此类的问题,教科书上都有记载,随便去翻一翻就可得到正确答案。我不愿为了这样的事情,徒然浪费宝贵的时间和记忆力。难道大家觉得『硬记事实』,是大学教育里很重要的部分吗?」


     「大学教育的真正价值,并不在于『让人们知道某种事物』,而在于『训练人们拥有能进行独立思考和判断的头脑』。」


Thursday, April 9, 2009

Nice Day



清晨醒来,口干舌燥。
喉咙在燃烧。


3点才入眠
不需闹钟的帮助
生理时钟一早就把世界唤醒。


亲爱的assignment
一早醒来就看见你了


看来这注定是个
nice day

Monday, April 6, 2009

分享:我的21岁,人生宝贵的一课



     在进入马大的第一年,茫然无助却也勇者无惧。生涩的第一年宿舍生活,却很幸运地遇到两个很棒的室友。虽然如今已搬离那间友情味浓浓的那一间房间,但却不时都怀念着一段段难忘的回忆。3个人如今因各自原因四散东西,现在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其中一个室友最近发生的故事。


    这种故事大家或许听得多看得多了,甚至已经麻木了。只是内心真正被唤醒的或许只是少数中的少数。转载这篇文章,不敢奢望可以打动每一个你的心,只要有多一个人因此而更懂得多一点珍惜当下,多一些珍惜眼前人,那就已值得。


      真心祝福室友的母亲早日康复。


我的21岁,人生宝贵的一课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时,希望你们能够怀着认真的心情来读,认真地去每个字。因为我写的都是真人真事,我只想跟大家分享,提醒大家关于家中的父母亲。


现在是时候孝顺他们了。


我的21岁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导致我很排斥21岁。


我不想面对21 岁。


今天,我妈妈发生了一件事,他中风了。这一切都因为她说星期一时,感觉有手臂有点感觉不对劲,而且还酸酸的,还会没力气拿东西。开始时都以为是小事,可能休息一天就会好起来了。但到了隔天下午,当他要驾电单车时,我看到他连上车都有问题,甚至不能转油门。那个时候,我心里着急了。心想恐怕是中风了。而我就在他到诊所去检查,诊所那边的医生也建议我带他到医院去。


那时候,在我的心里就已经不好过了。我尽量不往坏的方向想。一直压抑自己,那时告诉自己,一切还有希望。


到了医院,那是他的脚就比较不稳了。医生暂时做一些比较普通的检查,但是我依然很担心。一直到主治医生来到,他就说可能是中风的现象,就提议要做一些更详细的检查,脑袋扫描,心脏扫描。


老实说,那时我长这么大以来,感觉时间是那么的久。这个时候,我也无法欺骗自己了。他真的是中风了,右边的手脚无法用力,这个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没得改变,没得可能,更没得假如当初了。


这是我必须接受的事实。


当他在做脑扫描时,我在房间外面等待着,那次我自己流下了眼泪。


有好多次我都红了眼眶,但是就不想在他的面前流泪。我更不要留着他自己一个人的时间太久,因为我知道,我要陪着他,我不要他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流泪。


我不想在他的面前流泪,当然她也不想在我面前流泪。


虽然好多次我从外边回来时,总有几次看到他假意用手指擦去眼角的泪水。更有好几次,他自己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而我,总会想着想着就红了眼眶,可是讽刺的事,在他面前我依然要硬起身体,很坚强的陪他一起面对。虽然我很不愿意,虽然我不要接受这样的事实。


在扫描室外,我问了一个问题。如果说这样的事实是属于天意,那请问天要我做什么??


我承认,我一项都很自负,我不相信有神的说法,我相信宗教是让人们往好的方向走去。所以既然这样,我自己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可以了。


可是,平时的那种自负却在这时显得不实用。我不懂要怎么做。


回头想了,小时候父母就含辛茹苦的养大我们,好吃的先给我们,完整的先让我们,有钱先花在我们身上。我们每年都会有新衣服,可是他们每年都穿同样款式的衣服。每次煮好饭就先叫我们吃,自己就最后一个吃,口说是要把菜尾吃完,以免浪费。但事实却是要让我们先吃新鲜的饭菜,甚至是怕我们吃不饱。


所以现在是时候让我来换个角色。让我来照顾他。


这会是一个很难度的责任,需要耐心,需要精神,但是他们以前就这样照顾我的。


我的21岁,的确是很特别。许多事情改变了,而我,简直都还没准备去接受,就这样来了。


多么希望是愚人节,开个玩笑就好了。但是不能够。不能够。


我会长大,他会老,这个道理我了解。所以,我对自己,也对她说,伤心肯定会的,但是只能够给自己一段伤心的日子。那段日子过去后,我们就要融入另一种新的生活,做出改变去适应。虽然他还未能接受,毕竟她是受害者。


所以,亲爱的朋友们,趁着父母还健康时,要多些回家看看他们。以前看到这类的广告时,都不以为意。现在不同了,要好好珍惜他们健康的时候。


以前在大学上课时,总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回家。


有时两个月都没回家。原因是回家要搭巴士,而且还需要很久,大约是四小时。往往就宁愿呆在宿舍,上网,看戏,越朋友去吃喝玩唱歌,周末就这样晃掉。忘了远在家的父母,忘了给他们拨个电话,问候他们。


以前身边有些东马的朋友,他们都会很想回家,但都以因为路途遥远,加上昂贵的机票,所以他们只能在假期时才能回家与父母团聚。


现在,我将在七月份从回大学求学。


未来的日子,我要改掉自己以前的坏习惯。要定时回家,不管距离有多远,时间有多长。陪伴在父母的身边,一切都不能阻碍。


现在,我只希望他的病情能够好转,减轻她的痛苦。


希望看着的朋友们,你们可以把这样的信息带给身边的人,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我们人生的任何改变,事实这么惨酷,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去接受和面对。


我的21岁,人生宝贵的一课。


谢谢关心我的朋友们,你们的问候就让我觉得,朋友间的温暖,让我的心情开朗多了,原谅我平时都没怎么跟你们联络。


我的21岁的愚人节,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这个玩笑,却令我用一辈子去面对。也令我对21年前的自己,有所觉悟。(4月1日)


庸人自扰


    一个问题的强度,通常是和你心灵的强度成反比的。


    物理老师会说:Inversely proportional.(要用英文说,因为马来西亚使用英语教数理科)


    心灵越坚强,问题的难度,或对你的困扰度就会越低。反之亦然。


    在历史小说中看过两种战败被俘的反应:


     一、昂首立于敌营,杀头不过头点地,宁死不屈。


     二、臣服跪倒敌阵,为保命无所不为,汉奸有时就在此刻诞生。
   
     自己还无法做到超然生死,但似有似无。雨下得再大又怎样?痛快淋一场。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D


Sunday, April 5, 2009

做了一份善事






前天,跃跃欲试地想去捐血
总算下定决心
就算内心有些害怕
就算心里还是畏惧


事与愿违
医院工作人员已提早离开
现场工委已在清理场地
来迟了 是自己迟了


第一个目标没达成 但还有第二个
总算还来得及签署
死后捐献身体器官的 协议
原来 还可以选择





心脏 肾脏 肝脏 肺部 眼角膜 骨头 皮肤
任选其一 或二 或三 或四 。 。 。
死了都不懂留着干嘛 结果就全选了


遗爱人间
死了 也还有点贡献
开心 做了一件善事


马上死了 
也不会有遗憾
我已把我应该做 能做的 完成了


:)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