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5, 2009

再给我两分钟



最近很少在部落格上写文章,其一原因为繁忙,根本无力化思想为文字,勉强而为结果亦是惨不忍睹。另一原因也是因为有了新欢,无需太多的思绪整理便可分享心情,发泄情绪,知音不多亦无所谓。


距离上一次的比赛,已经三个星期有余了;距离上一场比赛,也只是短短的三个星期而已。


要做的决定很简单。


Yes or No

左手灼热的烫烧着;右手冷酷的飞舞着。


有人已经表明立场,有人还在观望等待。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干脆俐落,爱恨分明,青菜炒豆腐,一清二白。


Like it or not, life goes on. Srive ahead, or left behind.


我想再找一些人谈一谈,分享在脑海环绕的种种。如果那个人是你,希望你不会拒绝我,也谢谢你的用心聆听。


无论如何,


再给我两分钟。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世界最棒的旅游”大奖赛




我的其中一个网络至交博友,铠毅现在参与着由台湾观光局举办的“世界最棒的旅游”大奖赛,目前成功晋级全球五十强(第二圈),也是五支马来西亚队伍的其中一支——《肉骨茶》队。七月尾已经赴台湾完成比赛(即时游记和影片,一共四个)。
世界最棒的旅游首页:http://www.taiwanbesttrip.net/
参赛主页:http://3.ly/main
网络同道,友情推介:)




Friday, August 7, 2009

临教



重来也不曾想过,在当临教的那短暂的四个月,会是我如今最最怀念的日子。执教鞭之前其实已经打过两份兼职,起初是在电脑公司当售货员,尔后转换到百货公司当收银员。当接到录取通知之后,虽然父亲强烈反对我在三个月内第三次换工,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下定决心再次辞职,上演了老师初体验-part 1。当时的坚持,却是我如今的骄傲,无悔也无恨。


位于海口的平民小学,是一间校风淳朴的小学校,步入大门整个校园的蓝图就几乎可以一览而尽。崭新的礼堂在清晨的微风中伫立,“平民小学”四个字傲然迎向四周。从礼堂的左右衍生就是所有教学活动的场所。课室,图书馆,生活技能室,电脑室等。沿着右侧的走廊走去,绿油油的草地和小小的食堂就已是学校的另一尽头。






还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情景,完全没有执教经验的我心里老不踏实。好在陈校长的眼角刚好掠过我的身影,便带着我这个菜鸟踏入一年级的教师,给学生稍微训了训话,我才顺利接手。接着,我便陆陆续续地进入了各个年级,和学生熟络后教学生活也多了不少苦与乐。由于我是个不会久留此地的临教,接受的科目通常不在主流之内,教授的班级也几乎遍布整所学校仅有的六个班级。举凡公民教育、道德教育、音乐、地方研究、美术和数学等我都得上手。







很感谢学校里的其他老师当时一直从旁给予协助和指导,才让我这个在学校里除了学生之外年纪最轻的老师一路走来,也无风雨也无晴。由于学校里的学生都是来自周围地区,大致上对比城市学生淳朴的许多,与老师之间的关系也相对密切。在执教的数个月里,学校里的160多位学生的名字几乎都已了然于胸。当中最得我喜爱的,却是年级最小,也最可爱的一年级。



话说有一次,一位同学从垃圾桶捡出一张考卷。于是我便将该考卷的主人叫到面前询问。他的口风到还很密,什么也不肯说,只一味说不知道。一时间计上心来,便问道:是不是考卷自己有脚,自己走到垃圾筒内的?


该名学生天真的面孔马上一个劲猛点头。 莞尔。


也由于相对其他老师的威严,我属于学生较不惧怕的类型。导致每当我一进课室,一不小心那一节就会变成变相的“上厕所”节。为了遏制歪风,只好选择性批准。通常深得我喜爱的学生获得批准的几率难免会较高(不然你要用什么来衡量哪一个学生尿最急?)


一名学生问我道:老师,为什么XX每次上厕所你都不给,我要上厕所你却批准呢?


^^!!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容易回答。




短短时间里,有着太多的回忆和趣事。经历过人生第一次以教师身份参加的教师节和家长日,为将粪便排在裤子里的学生善后,为头上肿了一粒大包的学生敷药,对顽劣的学生严重责罚。。种种事迹,都已变成了脑海中深刻的回忆。


如果你变成回忆。。


我会一辈子牢牢地记着你。。














Thursday, August 6, 2009

口罩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


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


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