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 2011

长谈

雨淋湿了天空,
毁得很讲究。


夜色渐深,引擎声熄灭,怀抱着心事的友人踏着沉重的脚步,陆续来到。诸事具备,扭开汽水瓶盖,将花生倒出,杯子摆好,冰块置入,闪闪发光的晶莹液体在咕噜咕噜声中听话地滑入杯中,就如什么事也不曾发生一样。

这一夜,方始。

话闸子,澎湃的情感一如缺堤之洪水,以万马奔腾之势前仆后继地不断袭来。

爱恨情仇,为人世间不断重复上演的戏码。剧情大纲脱不了俗套,其滋味却唯有曾亲身品尝者方能体会,也只有如此,才能真正了解。一如,那完美得令人心碎的距离。

但,语言之再完美描绘,却终难及现实感受之切肤。心醉,心碎。

他的故事,和,他的故事。我们的故事,在娓娓述说中不断地拨动心弦。原来,大家都拥有着,用亲身经历的泪水伤痕,换来的体悟。

在人生的谷底,愿意陪伴着你,和你选择让他陪伴着你的,是挚友。

夜色渐深,睡意渐浓。长长地呼出一口胸中郁闷之气后,互道晚安。至斯,已无可留恋,不可留恋,亦无需留恋。


有过那永远,
也死无遗憾了。



这一夜,这一种质感,这淡淡且华丽的忧伤,刺心的悸动,竟那么的似曾相似。甚至,伴随着丝丝的怀念。及,在泪光倒影中映出的——超脱后的微笑。


This too shall pas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