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3, 2011

体悟


对比起前阵子超累的实习生活,我会很大方的承认我正在放假,虽然其意涵不同于普通人的假期。

所以可以迟睡到八、九点的机率提升了,所以部落格里文章的更新频密了,所以闭上眼带上耳机静静地听周杰伦的次数多了。

所以,有一次,不断地按着部落格底部的older post,唤起曾经那么熟悉,如今那么陌生的自己。


曾经那么一段时期,对校园和本地政治如此关切追踪。

曾经那么一段时期,尽是把自己的颓废沮丧上载网络。

曾经那么一段时期,对文章毫无要求地任意写作发表。


曾经那么一段时期,我曾经是那么的一个我。


我开始慢慢感受到,慢慢理解到。。。

今年,是我部落格的转折点。

今年,是我的转折点。

我变了。

如果你没察觉到的话,那只是你还没察觉到而已。

但很遗憾地说,这一切似乎是从辩论战场上退下以后,用极慢的节奏,却又带着不可逆转的势头,打从扎在心头里的根本,进行的改变。


我不是不想回去,只是,已经,回不去了。



泡在清澈冰冷的池水,心头在艳阳的暴晒下渐渐抓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吸着早晨山林里清新的空气,过去的慵懒开始被蒸发于缓缓升起的朝阳底下。

坐在被书籍围绕的空间里,思绪慢慢地清澈见底。

但我说不出。

只是用手握着铅笔,开始书写、删除、修改、涂鸦、练习,尝试勾画出存在着极其清晰,同时也存在着极其模糊,满溢着矛盾的和谐。

有些时候,会被杂务给扰乱,也会因生活的繁忙而搁下。又有些时候,觉得其实在渐行渐远,亦或走了一圈却又回到原点。

但,一切的凌乱,犹如被上帝所牵引般地慢慢归位。


We shall not cease from exploration
And the end of all our exploring
Will be to arrive where we started
And know the place for the first time

T.S. Eliot



同生,同死。

既有生,则有死。

我闭上眼,缓缓地入睡。

心境,是,平静得随时,都准备好了离开这个世界。

或者,改变这个世界。

一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