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3, 2011

马铃薯的故事

午后,偌大的厨房里,正当手中的刀锋就快和赤裸的马铃薯腰部接触时,门外响起了阵阵摩托车笛声,频密地催促着。

“来了吗?”心中默默地想着。

将刀子搁下,飞快地箭步冲向大门。

马铃薯在我身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期待着英雄勇劫法场的戏码

签下大名,心中搁置已久的大石也同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在一个月前,那熟悉又陌生的兴奋之情。

迫不及待地随手拣起另一把刀子,瞬间将其塑料外套给割开,取出内里薄薄的信件。雪白色的信封,来不及慢慢欣赏,当下也没有想欣赏的念头,立刻蛮横地撕开。

取出里头的信件和附件,仔细且焦渴地,不断重复阅读着。心头,也跟着跳动。

这一封信,我等了好久。

在电邮肆虐的年代,日日等待邮差的焦虑,手触实体信函的触感,早已陌生得很。好在,我亦享受得很。


在微博盛行的年代

阅读定期更新的博客文章

是说不出的默契


只因为我深信,这信,总有一天会以这一种姿态降临,或迟,或早,但终会固守承诺。

兴奋地脚步将信件安置好。把心头的大石滚回一角,日后待用。

然后,捡起了刀子。

想起刚才那一幕,有点像行刑前,使者骑着快马赶到刑场大喊:刀下留人啊!

生活

并不是连续剧

马铃薯,被横腰斩开。

2 comments:

  1. 马铃薯在我的胃里,应该算是安息了。。

    ReplyDelete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