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8, 2012

课堂随笔二:养育之恩



美术,一年级。

在旧老师指点下,从教具室找出一盒橡皮印章,并从书记出借来红黑色墨。

橡皮章上是各式各样的家具,有电视机、沙发、电话、窗帘、灯饰等等。

由学生选出所喜爱的家具,将之印在其属意的图画纸的位置。

一个个小瓜,兴高采烈地涂上颜色,加上创意。


忙了好一阵,盖章的兴致也慢慢退去,宣布停盖。随步走动视察学生们的作品。

突然想起刚进教室时,粘贴在教室桌子上的家长信件。


大意如下:



我是就读于某某班里的某某的母亲。


某某患有自闭症,他需要多参与人群,社区活动如学校生活以让他不至于太封闭在自己的世界。



他的人际交往和沟通能力较差,上课完成功课方面都将会对教学带来许多困扰,希望老师们多多体谅。


他是一名具有语言但表达能力极差的自闭儿,这会太来不少的不变和情绪的波动。且他没有危险意识,不会照顾自己的安全。恳请老师们多给予耐心和宽容。再次感谢老师们的劳心劳力。


家长
某某某 启


才发现,那学生,就坐在老师桌子前的第一排。

充满稚气的脸庞,眼睛射出明亮的色彩,但却四处张望,无法聚焦。

头发,稍稍的凌乱;表情,淡淡的纯真。

你的图画纸呢?

尝试向他说话,但得不到任何回应。

原来刚才我忙碌的那一大段时间里,他什么也没做。

在其一旁的同学熟练地帮他拿出图画本子,我便将橡皮章印在上头。

这,吸引了他。

我换过下一个图案,轻轻放在图画纸上。

他本能似地学着我刚才那样,用力往下一按。

沙发。

窗帘。

一个个地印上。

同学再次熟练地从他书包里拿出彩色笔,像个小老师似地向我解释到:他会彩色的。

他,的确会彩色。

慢慢地,但毫不生疏地,为图画纸上的家具器材一一上色。

一笔,又一笔。

才刚上一年级,但他人生的路,注定了不如身边同学般地一帆风顺。

看着其他的同学,有些或许学得慢,有些争吵抢着彩色笔,哭闹着。大家,总将慢慢地学习长大。然后慢慢地失去这最初的单纯,被世界所驯服。

但他,会有这么一天吗?

他的双亲,在未来的数十年里所必要承担付出牺牲的,会有多少?

还要流下多少的眼泪,才能换来平凡正常的生活?

甚至,会有那么一天,他能明白吗?

父母的养育之恩。


昨天,是父亲节。

养育之恩,正常的你我,是否有好好的回报了呢?

为什么非得在失去后
才懂得珍惜?


Thursday, June 14, 2012

课堂随笔一: 梦想


曾经有一次,有个学生一直问着我想要当老师的原因。

顾左右而言他。不是不想回答,只是那原因好像已经渐渐淡了、忘了、失去了。

直到那一天。


要补上一些背景。

在一件私立学校代课。

有一位资深老师,曾在政府学校执教,后经些许转折后来到私立学校教书。


她问起:这里的学生还好吗?

答曰:不错,没什么问题。

她继续说到:

私立学校的孩子由于家庭背景较好,碰上普通的老师,一般上都没什么问题。

但政府学校里孩子好坏参半,有时遇上一个好老师,可以决定他们的一生成败。

你有机会的话,就要到政府学校教书。



心中,一震。



臭屁一些,我觉得自己能够胜任(有余)的职业其实着实不少。

那干嘛偏偏想当个老师?


我没有你们想像中的那么壮烈伟大,牺牲自己献身教育界。

我只想让这世界,因为有了我,而有那么一丝丝的不一样。



而我的世界
不过就是你的心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