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8, 2013

攀登_京那巴鲁山_第一日

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图片看似万里晴空,但出发那一天的早晨,我们却是在连绵细雨的寒冷中朦胧醒来的。最最最担心害怕的雨天,拥抱了我们。

雨水,让阿都拉身上的夹克露出吸水的本性。
雨水,让我们看到动辄数百块的防水夹克,对赚澳币的安德鲁来说竟然是:very cheap,very cheap。

还好阳光,帮我们扫去心头的阴霾。
阿邦这个工作狂把手上的工作完成,文件电邮出去,手提电脑功成身退。
一身轻松,和身上慢慢散发的热气,登山去。
圆梦去。

一路走,一路脱。

一路上,几乎每隔一公里就会有一个休息站可稍作休息,既有厕所亦有山水的供应,基本上可说设备齐全。但若怕死担心肠胃不大适应,可在出发前准备足够的饮用水。



走着走着,可以看见高耸如云的壮观山峰,亦可以发现在路旁默默等待登山客的猪笼草。一个转角,可以是一个水声潺潺的寂寞瀑布,也可以是一条横跨小溪的孤独木桥。既有青葱翠绿的丛林景色,亦光秃荒凉的黄土顶峰。甚至,独自一人吹风的树。



























唯一比较不改变的,是延绵不断的石头登山路,木头阶级,沙土斜坡。不断重复。不断重复。




但个人觉得最令人惊讶的风景,是这个。


肩负数十kg包袱的脚夫(Porter),一步一步超越你!


志在登顶,不在快慢。为了降低对身体的负担,一路上慢慢攀爬,不时休息。并尽可能将身上重量,分担到手中的棍棒上。

早上9时出发,大概傍晚5时左右抵达Laban Rata。


半山的风景,迷人得令人忘却一身的疲累,也忘去更加艰难的下山路程。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很轻松,但当时有多累看这个人的表情就知道了。他累得疯了。


在餐厅里和Uncle Leong打招呼,问他吃饱了没。
他说:我下午一点就到了,当然吃饱了。(汗)

管他的,饥肠辘辘,大快朵颐。



只是,夕阳西下,那迷人得令人甘冒寒风拼命留影的美景,令人久久不愿离去。




还记得,在房间里和朋友大炮说笑的欢乐气氛。
还记得,阿邦一时手痒让整栋楼突然陷入黑暗。
还记得,冲冷水澡时在冲凉房里疯得四处乱跳。
还有,在寒冷中默默睡去,和在黑暗中等待我们赴约的——山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