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9, 2013

攀登_京那巴鲁山_第二日



大概睡了有4个小时左右,12点多便一大早起身——还能比这更早吗?

即将登上东南亚第一高峰的心情,是极其兴奋的,至少能够抵消日前大幅的体力消耗和根本不足够的休息。但或许是高海拔的作用,额头微微有些发烧,喝下甜甜的饮料,吞下两颗班纳杜,尽可能多吞下早餐,便兴致冲冲地准备启程攻顶!

要知道,这年代,连爬山都会交通堵塞。(汗)

顺道提提,在这个高度,这个时间点,再加上毫不留情猛刮的寒风,简直是冷到妈妈都不认得。

头套,手套加三层衣服都不足以抵御寒冷这头怪兽的侵袭。充其量,是降低其攻击力罢了。愈往高处攀爬,寒冷愈难抵受。

一路上,没拍摄任何照片原因也在此。
要知道,要脱下厚厚温暖的手套,在寒风狂吹下按下摄影机的快门,可不是见简单差事。
攻顶路途中,夜空上那颗明亮的月球,也只好在记忆中好好储存了。



一路上,慢慢塞啊塞,塞啊塞,不断拾级而上。梯子时而狭窄,时而需要大步跨过。由于一时的脱队,体力的消耗,身心的疲累,和冰冷的温度,大伙儿都没什交谈。一开口,都是互相鼓励,交换讯息,看看还有多久才能抵达。

大概一小时后,梯级变成了光秃秃的石头。趁着月光,拉着绳索,攀爬着继续往上前进。对比起梯级,这显得刺激好玩得多——至少对我而言。

整段攻顶路程,这一段最有可能跌得粉身碎骨,却也是我最怀念的路段。介于控制与失控之间,凭着勇气和技巧,完美过关的快感。

静夜飘逸
自顾自潇洒

走到后期,大伙渐渐都拉开了距离。但却一个又一个地抵达山峰。人齐,合影。感觉圆梦,不过如此。



看那日出,开始照耀大地。



云海,天空。
真正的海阔天空。



结伴登山的台湾情侣,在沙巴宣示主权。



弹指间,云飞湮灭。




才发现,所谓云海,真的是无数云朵组成的海洋。浩瀚无边。
感觉,一如处于天际。



回首来时路。



心中默默地答应自己:一点要再回来。

一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