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8, 2015

头发



慢慢长大的过程当中,我慢慢地选择不再相信任何宗教。我不相信神的存在。我相信,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其中一个启发我挑战现状的,是倪匡的一本科幻小说——『头发』。因而为题。

(题外话:『头发』是倪匡小说中精彩纷呈的作品之一,以头发牵扯出四大宗教之由来,进而解释人类祖先的由来,强力推荐。)

有没有想过,世界上最早的宗教是如何产生的?而这些宗教,又是由谁所催生的?

更过瘾的一个问题是:要最有效地控制大部分人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再严峻的法律,都有人知法犯法。

但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们即使在犯错事不被发现,也就是完美犯罪的情况,依旧坚决拒绝犯错的?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一个人在犯错之后,即使没有任何人知道,心中依旧会遭受折磨,甚至难忍良心煎熬而虔诚忏悔认错的?

在滴水不漏的关税局,底下都有漏税之鱼。

但有什么办法,可以不需检查你的薪水单,不需调查你买了多贵的房子车子,就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地将每个月的薪金的一部分双手奉上?甚至你不敢也不会质疑过问这些钱呈上之后,是否有透明户口开支,是否有人中饱私囊?


再好的政策,都会受到批评挑战。

但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主动放弃理性思考能力,自我放弃客观求证权利,但凡你讲过的,书上记载着的,我毫无保留地相信?就算书中内容用词模棱两可,逻辑松散,数千百年来历经改写,任由个人诠释,但总是有人可以照信不误?


让我选的话,我不会用民主制度统治世界,连集权专制也不会考虑,我会选择——宗教。

让我选的话,我不会想当总统首相企业总裁,连含着金钥匙出世的皇室都不会考虑,我会选择当——教宗。

更极端地往下推,我会选择当——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