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3, 2015

【阅读笔记】2015.7 股票作手回忆录




英文版原名:The Reminiscenses of A Stock Operator

Jesse Livermore,一个熟悉股票投机买卖的人必然熟悉的人物。他被投选为“百年美国股市第一人”,巴菲特、索罗斯、彼得林区等人都居于其后。

历经数次破产,却又总能东山再起,最终传奇式地自杀身亡。

知道不该做什么,比知道该做什么重要。

经验让我在后来,可以苦等两个星期眼看着一只本来就看涨的股票上升30个点才放心买进。

没人可以给我任何一个或一套建议,依靠我自己的判断才能帮我赚更多的钱。

在牛市里赚4个点就急着套现的人永远发不了财。

赚大钱不能靠细碎的波动,而要靠大走势。

读盘能力从没为我转过大钱,为我赚大钱的策略重视“坚持不动”。

在牛市,你就该买进持仓,知道你觉得牛市将近抛空。

跳出你的股票,只有跳出来你才能赚大钱!

不要试图捉住最初或最后的1/8点。

研究大环境让我学到:持对仓位并坚持持仓。

我知道回踩是暂时的,所以总能对其置若罔闻。

只有大势能为你赚大钱。

股民从不对消息有反应,除非有人领头,从那时到现在都是这种情况。

作为一个投机商,我从不抄底,也从不逃顶。

如果你只是在赌,我能给的唯一建议就是:永远别赌!

所谓偏见,就是一愿意做空,那么满眼就是熊市线索;而做多对自己有利时,那么他看到的就都是多头信息。

只有在牛市的整体上扬中才能赚大钱。

不管牛市的导火索是什么,它的持续必须依赖基本的经济基础,基金和金融集团的炒作永远无法使其长久。

牛市做多,熊市做空。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按照这个原则做交易。

犯错是上帝给人的祝福,因为人只能从错误中总结经验而获利。

我赚到的第一笔一万块之所以付之东流,就是因为我一年到头频繁交易,在不该交易时还在场内。

我不会在盲目赌博,也不再专注于掌握游戏的技巧,而是用过细致的研究和清晰的思考赢得胜利。

人人都有成为傻子的危险,没人可以完全豁免。

有人性的人做股票,本身就是个错误。

承认错误,比研究自己的成功,能让我们获得更多的好处。

如果价格窄幅波动,波幅小到不值一提,试图预测它的涨跌是毫无意义的。

除非价格突破阻力点,否则绝不出手。

我的交易体系非常简单:我只是先确定价格的走向,让后不断地施测,看自己是否判断正确,以及确定合适平仓。

在对的时候下大注,在错的时候亏一点探测性的赌注,这是很简单的数学逻辑。

把股票看成一种概率游戏。

证卷投机是一个反人性的行当。

我这30年的经历归结起来,最大的结论就是:一个人可以在一段时间打败一支或一组股票,但没有人可以打败整个股市。

业余人士认为自己只想兼职赚点钱,所以自以为是,思考不深刻、不透彻;专业选手则只求做正确的事情,着比赚钱更重要。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做对了事,利润永远是水到渠成的。

大宗交易的一大问题——你无法偷偷溜走。

一般投机商的毛病——贪婪、恐惧和希望。

证卷投机可以犯很多错误,但没有几个比得上“不断补仓以摊平亏损”。

一个人犯蠢是不需要理由的。

对交易商来说:另一个致命的敌人,就是聪明的朋友的热切规劝和人格魅力。

市场是吝啬的,拒绝为任何人支付账单。

在牛市中,价格的小幅回踩很正常。

一个交易商能学会避免脑子发热,花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

人情债有时非常昂贵,而且要用一辈子去还。

感恩是一种美德,但在股市里不是。

一个人想在股票投机中成功,就必须全神全心地投入。

没有人能够永远正确,免受不利事件的影响。

股民没有把账面利润换成实打实的硬币,所以到后来股市萧条时,钱还没捂热就化成了飞灰。这是不断重演的历史情节。

当你阅读当代史的股市兴衰,你你一定会震惊地发现——游戏没有变,人性也没有变。

市场不会灵光一闪直冲顶点而去,也不会没有征兆就突然直下跌倒舱底。

绝对不要妄图在最高价抛出。如果没有上涨空间了,就在回档的第一时间抛出。

我努力弄清事实,并只相信事实,并根据事实行动。

在把账面利润存入银行户头之前,那都不保险。

不可预测。

靠内幕交易是愚蠢的极致。

我从不抄底,而且见好就收。

知识,是可以传播的,但你无法传播经历。

老手可以迅速操作,以至根本没有时间说清所有理由。但是,说不出的理由却往往是充分的好理由。

一个板块会一起涨跌,这是最简单的常识。

投机成功的基础原则是:人们将会和他们过去犯相同的错误。

繁荣时期,进场的人最多。此时完全不需要精明的操作。

控盘的规则:把股价炒热,然后在跌势中散给大家。

报价器才是世界上最有力的宣传工具。

交易的基本原则:不和报价器叫板,不向烂市场发火。

历史和常识会交给人很多东西,违背常识和经验行事,就是败得很惨。

普通人只考虑价格而不是价值,只根据情绪行动而不是大环境。

在萧条市场,一定要不计价格地卖出,别无他法。

内线拉抬价格只有一个目的:高价出脱。

内部绝不会大肆宣扬任何事实。

公司的全部事情只有少数人清楚。

一支过票持续低迷,不是市场的问题,就是公司的问题。

市场的动作总是领先报表6~9个月左右。

涨了,别问为什么涨,自然是因为持续的买盘。

为什么非要找个解释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