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5, 2016

2016年全中辩随笔



多少年来,人事已非。

很多人走远了,不少人回来了,一些人就要离开了。

是辩论,把大家聚在一起。

椰子奶昔里暗藏着化不开的苦涩,在舌尖喉里慢慢晕开;沙爹朱律里含着滚烫着灼热,在唇间嘴里缓缓绵延。今朝虽败,明日再战。

年方少,但已积累不少回忆。好多年不见的朋友,在夜间透过琴键把近况联系了在一起。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她,但她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她。

在小学执教匆匆岁月流过,在人生漂泊漫漫长夜流走。


留不住的若绿水长流,消逝了的似青山还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