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6, 2016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今年八十三岁,以后永远都只会是八十三岁。她膝下有十一个子女,在她离开人世之后,当中的十个都回来了。许多在她离去的前一晚,都在她家里陪着她。让她在说了再见之后,安详地离去。

另一个大儿子,被逐出家门。小时候不懂事,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记忆所及的,是在这名大儿子出意外身亡之后,外婆才认了他,承认他是大儿子。一直以来称之为“阿丹”的一名安哥,成了我的大舅。原本的大舅,变成了二舅。

为什么要等到人已死,一切恩仇才能放下?

我的外婆,在我还没上学的年纪,就失去了外公。记忆中,从来没有外公的身影。只是记得小时候,周末时可以到属于乡区的外婆家和表兄弟姐妹一同玩闹。小孩子的世界里,只要能玩得来,都是笑哈哈毫无芥蒂地混在一块。几十年过去了,大家都长大了,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事业。这一次,在外婆家见面时,大家也都生疏了。熟悉又陌生的点头微笑聊天说笑。

长大,有时就是一条越走越远的分叉路口。

我的外婆,如今安详地躺在棺材里。在离开之前,外婆有极其严重的驼背,走起路来背后似乎扛着一个大袋子。在渐渐老去之后,外婆的体重缓缓下降,眼神和反应都渐渐变慢。新年的时候,大伙儿在一旁热络地聊天,有时候看到外婆坐在一旁,孤零零地一人,眼神里失去了神采。有时儿孙和她打声招呼,她也似乎没回过神来。外婆,真的老了。

有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永远都没得回头。

我的外婆,身体状况在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开始走下坡。在医院待了几天之后,医药费的分配在儿女间掀起了丝丝涟漪,名下的一些财产也在儿女间造成了一些争执。所谓的人还没死,儿女就开始争财产,大概就是这么一番情景吧。需要儿孙在窗前日夜伺候的时候,才知道谁的心,和你靠得最近。总得在死亡的面前,才知道生命里最珍贵的是什么。

学会死亡,才能学会活着。

我的外婆,在棺材里静静地躺着,微微打开的嘴巴上放着一颗珍珠。上了妆之后,似乎看起来比在生时还年轻了一些。在出殡前的那个早上,外婆口中的珍珠消失了,想必是落入了她的口中。一阵议论,但之后也不了了之,或许也是件好事吧。只知道,在出殡前盖上棺盖的那一刻,大家轮流到棺材前看外婆的最后一面。哭了、泪流满面了、眼眶红了、催泪了,向外婆说最后一声再见了。

大家都知道自己会死,
只是没有人愿意相信。

离开外婆家之前,给外婆上了香,给她在心里留了一个位置,再向她说了一声:外婆,我走了。曲终人散,所谓人生,不就是这么到世界上转一圈吗?或淡泊名利,或叱咤风云,但终归黄土。谢幕之后,再热闹的舞台都得静静地享受自己独有的剧终。过程中,最重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好好捉着重要的一切,尽情地享受之后,洒脱的放手。

没有什么是不会过去的,
完全没有。

心中的伤感,伴随着『Tuesday with Morrie』一书里的一些思考,在心中不停地荡漾。人生中似乎还有很多事物没有去尝试,很多还没有勇气去实现的梦。我突然间,好怕自己就这么突然地离去,抱着一大堆遗憾地死去。

有一天,我将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或许这一天还很久,或许这一天其实已经不远了。我希望认识我的人,给我上柱香也好,在心中对我说句话也罢,但希望大家也能够在丧礼上好好聚一聚,无拘束地大哭一场,然后也尽情地笑一场,向我说声再见,那也就够了。对了,有一天,你也会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外婆,我感觉她已经准备好了,含笑离去。

外婆,你走了,你要好好走。你在这世界走的这一趟,走出了属于你自己独有的价值。我希望我走的那一天,也能和你一样。或许,如果鬼神真的存在的话,到时我们再见个面,让我再叫你一声外婆。


在那一天之前,再见了,外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